法兰西⋯乡村极致自驾之旅

法兰西⋯乡村极致自驾之旅

130*****535
  • 1 收藏

  • 1 点赞

  • 0 评论

130*****535

发表时间:2018.12.09 184 阅读
  • 1 收藏

  • 1 点赞

  • 0 评论

  • 时间:4月
  • 天数:201天
  • 人均费用:50000元
  • 人物: 家庭游 
  • 房车类型:B型房车
  • 相关目的地:法国  



法兰西⋯乡村极致自驾之旅

原创: 飘 RV星球 9月2日

8月7号中午离开意大利热那亚营地往法国去。在意大利的19天里发生了许多事情,篇幅太长,有些事情只能一带而过,还有些事情就没有腾出嘴来说。在米兰时,有天早上看到手机屏幕上滚过一条微信,是女婿从国内发来的。打开一看,心里就有点发笑,我公众号的阅读量其实早在土耳其就已有800多了,全仰仗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及同行们抬爱。这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大家都喜欢看看旅游故事而已。当网红啊?好哎,看看下辈子努力一下行不行?

哪晓得这小子幼稚得很,竟然说要买一架小型飞机送给我,还要我考个飞机驾照。我觉得有意思,就把截图发到朋友圈,结果就有人等着看我的驾机游记了。我想也简单,等下辈子朋友们和我约好一起投胎再聚到一起,我一定努力考个飞机驾照,再和大家一起开心。

说笑归说笑,旅程必须继续,不然怎么回国呢?下午到达法国国门口岸,这个国门长得倒是像一架飞机呢。有几个边防人员站在那里,前面没有任何车辆,本想应该长驱直入的,谁知道就被拦下了。一个边检人员过来问能不能看一下我们的车子,敢说不能吗?当然能。

于是他走到中门,我打开门冷不丁吓他一跳(肩膀一抖),看看就我们三人,二话不说就放行了。哎哟,我一个女的有什么好怕的,要是开门看见几个彪形大汉拿枪指着,保不齐就是腿一软,身体筛糠了。看他们谈笑风生还神气得很呢。

进入法国南部芒通,一直沿着海岸线走,我们是要穿过法国南部经西班牙到葡萄牙里斯本去办俄罗斯的回程签证,等待签证的期间再到西班牙去玩,拿到签证后再北上进入法国东北部到德国并往挪威去。出来已经四个月了,要赶在俄罗斯下雪前穿越回到中国,时间是相当紧了。从意大利热那亚到法国芒通,一条海岸线两个国度,风情迥异。意大利的海滩基本都被围挡,估计是为了做生意,海边的建筑也普通无奇。可是刚过了国界,法国这边却完全是热情开放的感觉,浪漫的氛围,建筑也风格各异,街面也非常干净。   

人真是多啊,地下躺着小人,连这么小的人也来凑热闹。不知怎么搞的,老外都特别喜欢在沙滩上晒太阳,好像他们特别闲。         我们其实只是路过而已,于是停车拍照。 

路过芒通往尼斯去,一路沿着海岸线行驶,风景独好,又停车拍照。   

这是有名的侯克布韵马丁角,黄昏时分格外美。     

走着走着忽然看见一个小转盘处站着身穿白色制服的警察,手机也突然没有了信号,原来我们已经进入摩纳哥,这个小转盘处就是国界线了。

知道摩纳哥国家领土范围很小,迎面开来一辆大公交,上面写着1路。我们就笑这个小国可能只有一路公交车,笑得正开心,忽然又看到一辆4路公交车驶来,过一会竟然又看到一辆100路公交车,于是闭嘴。估计和法国互通公交,不然怎么活呢?动不动就出国了。  

摩纳哥国土小,也不可能有什么工业农业,这里有一个港口,估计在国民经济中可起到不小的作用。       

国家虽小,也没几个警察,但警察好像公务繁忙,尽心尽职的。我们往法国尼斯去,一个隧道内竟然也站着两个摩纳哥警察,隧道的装修两种风格,估计警察站的地方就是国境线了。 

一路沿着海岸线开,这里是法国南部的小地方卡涅。          

夕阳下的马萨那广场,两侧的大草坪上全是人。 

天晚从人烟稀少的镇上路过,忽然看到一家中餐馆,还是快餐,于是绕来绕去绕回头去找,因为街巷道路狭窄,单行线太多。

车子违停也不管了,人影子不见鬼影子的,警察都回家了。

终于赶在关门之前奔进店里,哪知店员并不会汉语,估计是个泰国人。管她呢,只要有东西吃就行。 

我们点了两份炒饭;洋葱炒虾子、糖醋里脊、烧牛肉及大瓶可乐,一共28.5欧,味道真是太正宗了,估计是中国厨师烧的,也非常够吃。 

这两个俊男靓女在门口张望,还跟我笑,我就叫他们进来,意思是好吃。在中国像我这种人是不是叫 “媒子” 什么的。 他们果然进来点了好多饭菜带走,女儿直说:能吃的掉啊? 

吃完饭去找住处,找了两个营地前台都下班了,进去看看热水也不行,只能离开,好在法国一点都不热,也没有蚊子,奇怪。不行就住停车场了,感觉无所谓。  

不抱希望地又找了一家营地,女儿进去看看情况,叫老张到前面去把车子调好头在门口等她,已然是打算问一下就离开的了。老张突然说,“有人吹哨子叫我不要走”,我也不明就里,于是车子停着没动。原来是女儿进去后并没有看见人,就径直往里走,忽然听到有个人吹口哨叫她(张大工耳朵不好听成吹哨子)说:                                                                                  “我在这里”                                                                                        !女儿一看,黑暗中有一排白牙,还有两只眼睛也在放光。原来值夜的是一个黑人,人太黑了已经融化在黑夜里了,所以女儿经过他的身边都没有发现他。原来这是一个家庭式营地,所以这么晚了还有人值夜。这个老妇人是老板的妈,黑人也叫她妈妈。但旁边这个戴眼镜的人并不是老板,他忙的屁颠颠的只是个看热闹的。 老板不会英语,这个黑人跟我女儿讲两句,就要凑到老板的耳根去翻译两句,其实老板的耳朵并不聋,但黑人屁颠屁颠一副巴结的模样,我们看了心里好笑。

老板明显对我们的车子很感兴趣,问来问去的,戴眼镜的家伙依然在看热闹。白色头发的才是老板。

我们关心的是电的问题,黑人保证说没问题,不行的话给我们接两根线,不知道该怎么接。

于是把空调开着看看会不会跳闸,开了一会果然行,于是住下。

老张去洗澡,我去洗碗。回来时看见刚才看热闹的戴眼镜男人在和我女儿说话,女儿背对着车子,大概离车子3、4米远的样子,车门洞开,包都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我就很紧张。曾经有个网友说:“作为一个广东人我可以负责任地讲,意大利和法国的小偷技术绝对没有广东小偷高,只是他们会转移你的注意力”。我想这下完了,可能已经有同伙得手了。哪晓得女儿跟我讲,这个法国男人要卖一个青铜器佛头像给我们,说是早年他父亲在中国打过仗,佛像是从中国带回来的。这怎么可能呢,黑暗中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其实就是不黑暗我们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我连说不懂不懂,急忙回到车上,还好还好,虚惊一场。晚上我睡在床上想,刚才那人还说有个美国人曾经出15万美元,他的父亲都没有卖,什么年代啊,15万是个什么概念?肯定是个骗子。我就跟女儿说,明天叫他再把佛头拿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没想到第二天他又找上门来,拿来一张中国地图和放大镜,问我们是从中国的哪个地方来。

我就说想再看看佛像,他非常乐意地回家取来,他身后固定的拖挂式房车就是他的家,看来他是个单身汉,长年住在这里。他把包佛像的花毛巾就扔在身后的地上,好像这东西也不怎么宝贝嘛。

我一看佛像做的还蛮漂亮的,有点像东南亚一带的东西,但不像是出土的东西。作为艺术品我觉得还不错,但作为文物我们真是一点都不懂。

在国内以前我也经常看鉴宝节目,虽然是个外行,但是东西好坏也能看出几分。这尊佛像怎么看都十分精美,什么年代啊、包浆啊,就不敢乱说了。   

他介绍起来喋喋不休,指着这个部位说,这个小洞原来是镶红宝石的。 

女儿发现佛像上刻有英文“赝品”字样,他又解释说是为了过海关不被没收特地刻上的,哪有这么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要不要再弄个下联                                     “对门李四不曾偷” ?


他又拿来了一本影集,里面都是老照片。还说要捐给博物馆。

下面这个军人是他的父亲,说曾经在中国打过仗。

他说父亲就是乘坐这艘轮船离开家的。

但我看下面这个地方很像是东南亚的某个地方。

尤其像柬埔寨的吴哥窟之类的建筑。

这是当时当地的妇女儿童。 


他还说和他爸爸一起去的三个好友,只有他爸爸活着回来了。

打仗打仗,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仗,跟谁打。反正只能是二次大战吧。 

也不知道他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为什么只身一人住在这个私人营地里。我估计他是吃社会福利的人,住在这里便宜。这个破车子就是他的家,他家的绳子上晾的是我家的衣服。

他家的盆栽,我看他还拿了一大块面包揉碎了散在地上喂鸟。 

这是他的邻居家,也是个单身汉。冰箱就放在门口,生活也太简单了。

他对我们寄予了莫大的的希望,好像我们是神州大地派来的三个神仙,没有中国人不懂文物、也没有中国人不要文物似的。殊不知中国的文物贩子只有把文物倒出去骗外国人钱的,哪有往家倒的呢?他还认真地给我们留了地址和邮箱,好像这辈子经济翻身就指望我们了。我们郑重地收下了他的地址,背负着他的期望即将上路。

后来他又送来个瓷娃娃木偶,非要我们带回中国不可。我说不要还不行,害得我后来在里斯本的房车营地足足洗了一上午。

我们准备走了,忽然他的邻居拿了三个盒子朝我们的车子走来,我想坏了,真把我们当神仙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卖给我们啊?

原来他是来送米给我们,说是法国人不吃米,所以送给我们吃。有道是“无功不受禄”                                                        ,怎么弄呢?我就挖空心思想想还有什么中国货可以回送给他。酱油和醋都还有,但显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吃,要不...小康牛肉酱?女儿则说小康牛肉酱坚决不能送,要留着自己吃,金贵着呢。

这个邻居什么都不要,就回去了。我们刚准备出发,这个戴眼镜的法国男人好像不甘示弱,又拿来了面条送给我们。他说他是法国东北部人,这是他家乡的特产,告诉我们要煮熟了拿黄油拌着吃。

看他这样,我心底涌起一阵心酸,他们都是法国底层的小人物,生活明显艰辛,而我们真是受之有愧。我甚至想,有哪位玩家看他的佛像好,赶紧买走算了。

由于老张倒车技术非常差,于是又有单身汉前来帮忙指挥。他们明明刚问了我们是从中国来,还说 “你们从日本来要两个星期吧                                        ?”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呢,我觉得他们怪可怜的。 

可是他们明明又很快乐,看到我在车上照相,就说 “妈妈给我们照相了”                                              ,两人勾肩搭背地摆造型,但愿他们一直这么快乐地生活下去。

付了34欧的费用,老板来为我们开大门。 这个令人难忘的法国营地,令人难忘的住在这里的人们。

出了营地往戛纳去,一直都是沿着海岸线走。到了戛纳,海边车子非常多,街巷也很窄,停车成了大问题。这几个车位是出租车的专用车位,我们也不敢停。反正残疾人车位是万万不能停的。不过不怕罚款或被拖走就照停不误。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转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一个车位。 

戛纳的海也很美,海边也有很多人。     

女儿一心要逛LV店,之前在米兰看到的一款喜欢的包,之后在其它地方都没有再看到。抱着希望来到这里,店堂倒是漂亮典雅,还是没有货,店员查了系统,说是整个法国都没有货。看来之前我们在米兰扫货还是明智之举。 

戛纳的街巷确实很窄,欧洲的老城区都是这样,不像国内总喜欢搞老城改造,拆老房子一点都不手软,城市特色尽失。       

大人逛街嫌两个小孩累赘,就叫大的看小的。结果这个大小孩拿瓶子里的凉水浇这个小的脚巴,小的可怜也不知道躲躲。看我拿手机出来,这个大的就把头埋到车子后头,被浇凉水的小孩一脸无辜。

路过一个赌场,门口停着许多辆豪车,女儿都能一一叫出车名,看到好多人拍照,我也上去凑凑热闹。但奇怪的是,这里的停车位这么紧张,他们怎么能挨个停在一起的呢?难道赌场为它们的主人留了专用车位吗?女儿则说这些都是赌场自己的车,如果哪位赢了钱,就用豪车送他们回家,顺便游街示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这个4S店门口也在展示豪车。

有黑人在卖凉帽,社会就是由各界层组成的啊。

海边还有很多游艇,这里是富人的天堂。    天色将晚,我们也要考虑吃晚饭了,于是到超市去采购。 

这个折扣超市就是法国的品牌,之前我们在欧洲的许多国家都买过。

我看这家所有的物品都是这个不大的小女孩操办的,推车里还躺着个含奶嘴的,她不操劳谁操劳呢? 

我们第一次在法国的超市里买了法棍面包,还真是非常好吃,名不虚传。

虾子和青口贝也不贵,买点回去尝尝。 

法国的加油站很奇怪,女儿的visa卡竟然不能用,系统不认。

找人来帮忙也不行。况且好像法国会讲英语的人并不是很多。

我们就和这个骑摩托车的男子商量,请他拿卡帮我们加50欧元的油,然后我们给他现金。他终于明白了,也乐意帮忙。 

哪晓得这个加油机超过了50还在加,老张急忙停枪。多加的2.18元现金他居然说不要了。我们肯定是要给的,人家肯帮忙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女儿给了他2.2欧。

高速公路也是自助缴费,和意大利一样,过路费也蛮贵的。好像划到人民币1公里1块多呢。

在布里格雷斯高速服务区,我们在车上煮了虾子和青口贝,热腾腾地端到室外的桌上去吃,再倒点中国醋蘸蘸,真是喷香好吃。看看前后的老外都在吃冷食,感觉他们也时不时地往我们桌上张望。    

吃完洗好碗,直接下高速奔宜必思酒店。这个酒店是完全自助式。先打开系统选择语言。

然后选择房间输入信息,付款。

酒店的值班人员也前来帮忙。

然后得到房间号及密码条。


这扇大门及房间的房门都是凭同一密码进入。从里面可以直接打开出来拿行李,真是快捷方便。

房间较小,但可以住三个人,62.2欧。在欧洲算是很便宜的了。有朋友说欧洲吃住都很贵,确实都很贵。我们只要求干净,洗热水澡和睡觉。    

8月9号入法第三天,商量一下要不要到普罗旺斯去?已经是8月份了,薰衣草大都已经收割。但现在我们就在法国南部,不到普罗旺斯去一下也不太甘心。女儿在网上搜了一下,说是索村的薰衣草收割较迟,估计还可以看到。于是驱车往索村(索尔特)去。路上到处都是葡萄园。

一路上都在下雨,法国的乡村到处都是树林,看看风景心情很不错,车里的电饭锅在煮着米饭,下午来到索村。                          

到处去找薰衣草,路过的这个房车营地几乎没有车辆,也不收费。

晒在外面的衣服淋雨了也没有人管。  

我们继续走,渐渐地雨停了,但是天气还是很阴暗,气温也低。  

终于看到了一片薰衣草,赶紧停车,只是光线实在是太暗了。  

一路上我都在找 “枯藤老树昏鸦” 的感觉,这个稍有点意思哦。  

好歹也是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哎,将就着看看吧。不过现场的感觉还是蛮好的,旅行、自驾,玩的就是感受。如果要赶上薰衣草盛开的季节,一定是飞过来才对,我们可是从俄罗斯穿越的,早一点来下雪,迟一点回去也下雪。    

天这么冷,张大工竟然勤劳地很,撅着屁股用剪刀在剪薰衣草,说是要放在车上的卫生间里。废话!我洗得那么干净,多此一举。

反正也没什么车子,人影更是见不到一个,索性再停下来照相。普罗旺斯这么有名,人人都想来看看哦。            

女儿一心要买薰衣草产品,于是赶往镇上,好几家店都关门了。  

这家小店还开着,于是赶紧进去。产品还真是多。  


薰衣草产品琳琅满目非常养眼。          

结账竟然还要排队。

我们买了蜂蜜和洗发水等东西,收银员也很养眼。

镇上也是见不到人影,天气阴冷,地上湿漉漉的。

遂驱车加油站加油,法国的油价合人民币大约12块多每升(柴油)。      


又是自助式加油,女儿先是插了一张招商银行VISA卡,出来一张纸上面显示0.00元;于是又换一张工商银行MASTER卡,又出来一张纸上面显示0.00元。难道外国卡又不认吗?那怎么办?每次老张非要把油开到没有了才想到加油,这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的。不甘心又插一次工商银行卡,准备加60欧,还真的出来60欧的单子,于是顺利地加了60欧柴油。

车上有饭有菜的,晚上就近找地方扎营了。法国无人看管的免费营地还蛮多的,这个看上去还不错,里面已经停了4、5辆房车,很是满意,于是开进去。  

晚上饭菜弄好喊女儿吃饭,小孩忽然惊呼说            “我信用卡被盗刷了”。原来下午在加油站加油,招商银行卡被刷了100欧,工商银行卡被刷了200欧,有短信显示是消费。于是想来想去会不会是加油站机器有问题。张大工本来就智商堪忧,又说什么刷了的钱被后面的人加了油。什么脑子啊,本来路上就没有车,加油站也没有车,两笔钱刷过后显示刷了0.00元,怎么会有人加了我们的油呢?我认为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叫女婿在国内打招商银行的电话(国内已是深夜),接电话的业务员说的确是已经扣款了,不是预授权。还说要冻结女儿的卡(黑卡),女儿不同意冻结,连说是说这个弱智后来还真的冻结了,第二天才解开。遇到这种人女儿没办法,只好上网去查,看到很多这样类似的帖子和视频,在欧洲加油被刷预授权的很多,但人家银行的人就比较专业,说过两天会解除的,于是放下心来。第二天又路过此加油站,询问了加油站的职工,证实只是刷了预授权。

第二天早上起来,老张说附近有村子,我们俩就到附近去转悠转悠。  

哪晓得附近并无村庄,完全是野地,但是有很多车子往里开,里面肯定有野湖什么的,老外就喜欢游泳骑自行车。

看到的围墙都是石头垒的,偶尔看到一些房子也都是石头垒的,看上去并无常住人口。感觉是不是以前都是私人小庄园,现在也只是偶尔来度假时小住。          

窗户还开着,里面应该有人。

门头信箱也都讲究,估计也时常有人来住。    

绿树丛中还有游泳池,里面传来孩童的嬉闹声,肯定是带着小孩来度假了。里面院子非常大,只是荒野得很。

仔细看,他们家好像准备在室外用餐了。

这家的院子非常大,但是什么都没有。要是中国人家,肯定要让家中的老人来种种菜、养养鸡,弄弄花草果树什么的。

越走越野,杂树林越来越密,于是我们就往回走。

看到这扇柴门,又想到一句古诗 “小扣柴扉久不开”,可惜没有门环。

路边这个石碑有两个年轻人的照片,我们也看不懂,会不会是设计师之类的人,看上去也很有年代感。

回到车上女儿也起来了,商量着要到一个比较有名的修道院去,说那里的薰衣草是不收割的,专门供游人观赏。

因为是暑假吧,大人带着小孩和狗也到这荒郊野外来玩。

两位老人也衣着工整地出来玩。

这是宣传宗教的小摊子,劝说人们入教。

看到人们都趴在墙头上拍照,那对面就是修道院了。

更有甚者,整个人都伏在围墙上,也不知道地上有什么好拍的。

在围墙的最佳拍照点,我也觉得够不着,于是也弄块石头去踩,这个刚才趴在围墙上的老者居然来帮我搬石头,真是个热心人。

这就是人们趋之若鹜来拍照的修道院了,前面的薰衣草也过季了。不过感觉是那么回事。

到停车场上车,老张说附近还有个石头城比较有名,于是前往。

一路上的房子和围墙也都是用石头盖的。

其实真正的石头城是盖在山上的一座大城,我们七转八转把车开了进去。

城里还真是很大,但有很多小街巷车子根本进不去。中国有古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所以我们又转出来拍它的全景。

为了拍照,我们转来转去最后把车停在路边,准备拍两张就走。已经停的很靠边了,又不是闹市区,根本不会影响过往车辆,这个女的也把车停在我们后边下来拍照。这时有辆小车路过,开车的中年妇女忽然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也许是美国电影看多了,女儿立刻竖起中指对她扬了扬。我看姿势可笑(两腿成小弓箭步,嘴角下撇,扬手的同时身子还把手往前送了两下),哪晓得把车子停在我们背后也在拍照的这个女人竟然跳脚大笑并拍手说骂的好。我虽不是很懂这个意思,但估计在美国人的嘴里就是        “草泥马”之类的了。我小时候喜欢看小说,窃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国骂了,但又想,北京人用京腔骂出来会不会更好听些 :“我操你妈的!” 其实女婿的普通话和嗓音都颇具播音员水准,但叫他来骂恐杀伤力不够。

因为是同一战线,所以她又和我们聊了几句,问我们从哪里来。然后各自上车分别。

晚上女儿订了机场附近的一家较大的酒店,103欧。真够贵的,在法国算是便宜的了。所以我准备做点菜,就到超市去采购一番。

荤的素的都有,够丰富的了。可惜这里的绿叶菜还是太少。

第二天去加油准备往西班牙去,哪晓得这个加油站又不能刷外国银行卡。这个热心人就叫我们开车跟着他,他带我们到可以用现金加油的加油站。

跑了两个加油站,一直到我们加上油他才离开。

每个加油站都备有免费的一次性手套,纸巾,洗窗刷。

路上经过高速服务区,我们就停下来加水。

有个小伙子看到我们用来加水的桶,还以为我们从俄罗斯来。

怎么不看看这个桶呢?汉字多漂亮啊。

因为头天晚上住了酒店,又做了菜,加上天气不热,明天就要过境到西班牙了,所以不想再花时间下去找住处,8月11日晚上就住在服务区。

8月12日穿越西班牙,在卡塞雷斯住了一晚,13日到葡萄牙里斯本去办俄罗斯的回程签证。于8月26日又回到法国往东北部走。

在加油站遇到这个从荷兰来的美国黑人,搞不清怎么刷卡加油,女儿就和他聊了几句,说我们也准备向荷兰去。

又到超市去采购,这里的超市都用纸袋子代替塑料袋了,真是奢侈啊。

没想到在法国的超市里看到了豆腐和豆芽。自然要买了。

这是仙人掌的果实,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没敢买。

竟然还有秋葵和粽子,这个超市食品太丰富了。

既然中国元素这么多,怎么能少得了弄几句诗呢?只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上联已经有了天箸霞三个字,下联怎么可以还有这三个字呢?骗骗外国人不懂呢还是自己本来也不懂。要不要我来吟一首给他听?“鹅鹅鹅,,,,,,” 。看来看去这个盒子上的对联真是狗屁不通哎。

8月26日从西班牙又回到法国塔朗斯,晚上入住一家自助式快捷酒店,和之前在法国住过的宜必思差不多。倒是便宜,38.7欧。办好入住手续,我就说干脆去麦当劳把晚饭解决了。

到了麦当劳停车场,旁边有辆小车下来4、5个黑人小伙,还一直盯着我们看,我心里有点小紧张。之前一直都有耳闻说法国治安不好,在里斯本办签证时也听说早我们一周出境的几辆房车同时停在超市门口都被砸了。我就把他们的车子和人都事先拍了照片,万一被砸就找他们算账。女儿说如果不是他们砸的呢?我就讲不是他们砸的也是他们砸的!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已经神经质了。

出来后还看见这个黑人小伙在打电话,当然不是呼唤同伙之类的了。看到他打电话使我想起90年代刚有寻呼机的时候,在北京拾破烂的团伙都用BB机联系,哪里有货,他们互相联系共同发展。譬如 “天桥有纸,快来快来!”,,,之类的。

第二天8月27日继续向北进发,经过了查伦特省的普瓦图-夏朗德,这里是个海滨城市,感觉旅游十分发达,风景很美,可惜路上车子太多,道路又窄不能停车拍照,真是惋惜。

晚上经过了戈尔德斯的一个小镇。下来拍照,黄昏时分的小镇静悄悄的,看不到人。

这家院子里飘出烤面包的香味,还真是非常地香。

在镇中心的小教堂旁边找到了饮用水,法国的公共饮用水源很多。

我们加好水继续赶路,准备找个停车场休息。小镇的周边都是森林,路过一个树林间的房车停车场,黑漆漆的,一辆车也没有,女儿下午在路边还看到了一头野猪,我们哪敢进去呢?

镇上的停车位很多,人们都睡觉了。但停在居民家门口休息显然不合适。经过了几个小停车场,女儿看到都是私人停车场肯定也不合适。中国人会说 “天无绝人之路”,虽然有点夸张,但确实是啊。看看我们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这个绝佳的停车睡觉的地方。晚上这里黑漆漆的,只有月色。看上去这栋房子有点像青少年夏令营活动的地方,周围都是森林,停车位很多,一辆车也没有,离镇上也就一、两百米,真是太好了。

早上起来还能弄个苹果吃吃,周围也有饮用水,但是昨天我们已经加满了水。

女儿在睡懒觉,我们就到镇上去玩,顺便照照相。这里生态太好了。

这是位于法国克莱蒙 的小镇。

镇中心广场还有二战时的士兵塑像,我家资深军迷说,他手上拿的枪是二战时的老式步枪。

向日葵也能种在家门口啊,我回去也要在院子里种上几棵。

镇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窗户也不开,大概这就是外国人的生活方式。

难得看到外国人家院子里还种着大蒜的。

家家户户的门窗都做的极为讲究,想起我们小时候住的是民国老海关的房子,也是有着大大的落地窗和上好木料做的百叶窗,英国人造的。

我们家的老式木窗开启时也是用这样的风钩勾住的。记得小时候夏末秋初时分,夜晚月光如水洒在卧室的地上,窗外树影婆娑,秋风轻吹,风钩在宁静的夜里响起“咕叽咕叽”的声音,我小时候很喜欢听,而且几十年都刻在心里不能忘怀。

小镇人家的后院。

我看到这家的父亲叫三个儿子在屋山头的石子地里拔草,三个儿子每人手上握着一小把野草,个个一副不情愿的模样。我心里说,这本来就已经是不毛之地了,还有什么好拔的呢?

再走就走到森林里去了,我们后来就从这里上了公路。

回到车上女儿还在睡懒觉,我们俩就拿了面包、巧克力酱和水到树林里去吃早餐,那里有一个小木亭子,里面有长木桌和长凳。

这群鹅本来是在林子里面的,看到我们过来直接向我们奔来,步调是如此地一致,不知道是为什么?张大工则说它们是在保护自己的领地。追到硬地道路边,它们果然停了下来。真是岂有此理!

刚吃几口,忽然看到一只小黑狗在疯狂地撵那群鹅,几只鹅可怜被追得跌跌冲冲扑进小河里再也没有上来。这小黑狗没人玩了就跑到我们跟前摇尾巴,我扔了几块涂了巧克力酱的面包给它,吃的欢得很。回到车上却被女儿训得不轻,说是狗不能吃巧克力,吃了等于吃毒药。还好,我想张大工这个“湿皮干儿”肯定会图便宜,买的巧克力酱不会是百分百纯巧克力的,而且小狗吃的也不多,但愿不要有什么事情,否则我就是罪人了。

远处坐着的老者就是它的主人。这里的生态环境这么好,早晨出来溜溜狗,坐坐,真是悠闲自在啊。

张大工离开亭子往车上走,小黑狗一直跟着,好像又是老张喂大的。一路上老张已经认了不少狗了。

站在车下主人怎么喊都不走,平时简直是太寂寞了。

8月28日从小镇出发,一路上森林、村庄、小镇不断。我们经过的是法兰西岛地区及中央大区。

在拉松特的路上,老张非说路边大片的绿色蔬菜是萝卜,叫我下去摘两个。我下车一看,又大又老,这怎么吃啊?想来想去可能是甜菜,因为我们多次在超市买腌好的甜菜就是这个死样子。

一路经过了无数个小镇,这都是老张这个 “湿皮干儿” 导航时避开收费站的结果。不过还真是感受到了异国乡村自驾的乐趣。

又停车加油,真是不会算账,油不是钱啊?

路上加满油直奔知名景点枫丹白露宫去。记得南京还有一个小区也叫枫丹白露,当时景观设计还是我们院做的。宫廷的周边还有枫丹白露森林,估计也是皇家的狩猎场。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城市了,宫殿虽在,但旧时的感觉少了很多,也没有些许野趣,看看而已。

我看到这个粉红女郎往枫丹白露宫去,身材婀娜多姿,其实她是一位老妇人,看看我们国内的老太太,不是花枝招展就是弄件大市场货穿在身上蒙混,跟人家怎么比?嗯?怎么比?

从宫殿出来又往市里去,这里俨然已经发展成为旅游城市了。

看完枫丹白露宫再往下走不久就到了瑟利,这里是巴黎河谷购物村的所在,也是巴黎迪斯尼乐园的所在。

把树修剪成这样不知道是为哪桩?我以为树木还是自然生长的好看些。

这里有超大的室内百货公司和超大的室外奥特莱斯购物中心。

在这里吃麦当劳还有中文点餐页面,之前我们都是使用英文的。可见中国人来外国扫货之厉害。

这个小孩帮大人看包,我来回走了几次,他打游戏的姿势一点都没改变,上瘾了。

这个也算是美国的名牌了,之前我在意大利买了一款包,199欧。

可是一模一样款式的包在这里却要卖到369欧元。我们也试着看了其它熟悉的商品,法国比意大利都要贵很多。之后在比利时及荷兰的奥特莱斯也是一样。所以在意大利购物才是最佳选择。不过这里的建筑却是非常地美。

从巴黎河谷购物村出来天色已晚,于是到附近的营地准备扎营。谁知这个营地也是不对外的,里面住的人说他们都是一住好几个月的,也弄不清为何?

因为法国人会说英语的不多,于是就有一个会说英语并明显是老大模样的人出来和女儿说话。他笑说只要我们的车子能开进去就可以在这里住,并且不收费。

限宽啊?2.5米宽。我估计车子进来没问题,只是看老张的技术如何。只见张大工关键时刻身手非凡,一次准确通过。一般情况下,他在关键时刻总是会掉链子的,当初考驾照时车子还没发动就准备开走了,考了两次都没过,第三次找关系送了两条红塔山香烟才敢去考,不然就要再从理论考起,大循环。

老大的儿子也来帮我们接电线,还叫我们用他家的水以及洗澡间。

本来是不打算到巴黎去的,因为之前收到的讯息都是非偷即抢,专门针对中国人。可是今天已经到了巴黎的边缘,想到老张尚未去过,于是就打算第二天把车子停在迪斯尼乐园门口,乘地铁进城。哪知道夜里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最终还是舍弃了巴黎。

夜深了,附近的迪斯尼乐园闭园之前的花车巡游的欢乐之声不时地传来,烟火也放的非常热闹。

第二天8月29日我们离开营地准备向比利时布鲁塞尔去,这是我们在法国的最后一天了。因为昨晚在营地没好意思用人家的水,所以我们去找饮用水源。


女儿弄的一个什么地图,上面都有饮用水点,直接导航去就行了。

导来导去竟然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墓地。

不过朗朗乾坤我们倒是一点不害怕,这是一个新建的墓地,没几个位子,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的,取水的龙头也很新,于是我们为车子加满了水。然后又搞了卫生。洗完抹布临走时我还没忘跟大家打了招呼表示了歉意。不过后来想想他们也不懂汉语,应该讲英语才对。

在车上我们还用超市买的纯净水和菜下了面条,吃过出发。

一路上我们经过了好多个村镇,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


张大工自从剃了萨拉热窝头之后到现在也没看到一个理发店,好不容易在这个法国小镇上看见了,赶紧进去问问能不能剃。

她店里只有一位客人,叫我们等一下也无妨,可是她竟然要我们 “兔毛柔 ”再来,看来欧洲人真的不在乎赚钱,要是中国人能让这笔生意跑啰?

不管兔毛柔不柔我们也不来了,我们已经越境到了比利时了。欧盟国家之间好多都没有国境,只有路旁右手边的这个欧盟标志的牌子,上面写着前方国家的名字,牌子之处就是边境线了。

从8月7号入境法国到8月11日离开法国,在法国南部待了5天;8月26日又二次入境法国东北部到8月29日离开法国,又待了4天。前后在法国停留了9天,极尽乡村自驾之乐趣,可惜两次到法国都是下雨,照相光线不足,有些遗憾。


文章已于2018-09-02修改


其余28篇欧亚游记请关注该微信公众号:RV星球




2018亚欧行201天......RV星球房车故事



最后编辑时间:2018.12.11 14:43

写评论

0 条评论

等待你的发言哟〜